logo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鉴别档案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源泉

鉴别档案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源泉

时间:2021-06-15 11:08:09来源:本站整理作者:本站整理阅读:

历史研究者的基本职责是揭露历史的真相,尽可能还原历史的本色。为此,您必须不断挖掘、整理和分析原始档案和文件。这是唯一的方法。人们可以越来越接近真实的历史,了解自己的过去。

史料作为历史研究的对象,除古代外,大致可分为文字史料、口述史料和影像史料三种。书面史料中,有档案、文献(整理档案)、报刊等。书籍等等历史解密档案,其中,最原始、最重要的应该属于档案馆,因为它是第一手的史料,也是所有其他文字史料的来源。历史学家有句俗话说,30年前发生的事情可以成为历史研究的对象。这种说法的依据是,世界各国档案法规定的泄密期限一般为25-30年。 ……由于南斯拉夫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史料常年封闭,人们对冷战历史问题甚至一些基本历史事件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混乱的、不确定的,甚至是不正确的。只有将大量这样的历史档案陆续向社会公开和公开,人们才有可能对过去的历史有更全面的重新认识。

现在的第一手历史书不是很少,而是太多了。 ……在如此丰富的史料记载的基础上,只要研究人员勤勤恳恳,就能查明很多历史真相。 ……有时候,一两个档案的揭露足以改变历史。但这并不意味着档案本身就是历史。

除了对档案内容的评价,对档案的识别方式也很重要。存档的方式有很多种。就已出版的俄罗斯档案而言,包括会议记录(分为速记记录和工作记录)、电报、信件、报告、决议草案、条约文本等。对于研究人员来说,这些文件同样重要,但由于研究对象不同,有时需要在不同层次上区别对待。

历史没有尽头。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方面表示未来在不断演进,另一方面表示人们对过去的认识在不断推进,逐渐接近历史的真相,而这些认识是基础在于新的历史书籍不断涌现。历史研究者的工作是根据当代人的意识、观念、认知和经验,在发现和出土的更丰富、更详细的历史记载的基础上,再现历史的本来面貌。为什么同一历史进程、同一历史人物、同一时期的历史动乱成为不同时代甚至同一时期历史学家反复研究的对象?这是因为人们的意识和观念发生了变化,认知和体验发生了变化。正是因为出现了许多新的档案、文件、以及当事人的回忆录等历史记载。因此,人们不得不重新考虑过去。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研究就像拼图。零散的预制构件是历史的记载,历史学家的任务就是将这种色彩斑斓、混杂重叠、真假难辨、不断减少的预制构件重演。识别、筛选、去伪存真,去粗提精,然后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形象——也就是历史学家眼中的历史。这种情况在历史研究中经常出现。由于缺乏个别的核心档案,历史研究人员无法在现有历史记录的基础上组装完整的图像,无法讲述完整的故事,只能等待新的档案。之所以出来,是因为他们必须遵循一个规则:他们所说的必须有证据,并且有历史记录才能说一件事。

因此,只有在历史研究者对他们所获得的档案进行细致的核实和分析,并耐心等待和探索未被发现的档案后,人们才有可能获得一张越来越接近真实历史图片的图画。 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历史学家的一句话确实值得回忆:“历史是历史学家与其事实不断互动的过程,是现在与过去永无止境的问答讨论。”

作为历史研究,口述历史书不能孤立使用,仅仅因为人们的记忆会有偏差。如果研究者不利用档案对当事人的回忆录和账目进行鉴定和核实,很可能会造成重大的历史误解。这是历史研究者的常识,但这并不意味着口述历史记录不重要。相反,口述史料在历史研究中是必不可少的。

……口述历史记录可以作为档案的补充。这至少体现在口述史料的两个方面,或者说两个功能上:一是帮助研究者分析档案;第二,在档案中丢失。在情况下,填补个别历史链条中的空白。

...此外,与档案文件相比,个人对当时地点、背景和情况的亲身体验不仅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分析档案文件,而且可以用僵硬的档案文件来描述。历史场景栩栩如生。

参见爱德华·卡尔:“什么是历史?”历史解密档案,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13页。 28. 沈志华:《历史研究与档案的开放利用:冷战国际史研究中的各种案例》,《冷战国际史研究》,2008年第1期

标签: 历史研究文献 上一篇: 国家档案馆藏档案解密和划分控制使用范围的暂行规定 下一篇: 苏联解体的误解——从解密档案中寻求历史真相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