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看剧学史 > 著名历史学家吴怀祺教授驾鹤西去(组图)

著名历史学家吴怀祺教授驾鹤西去(组图)

时间:2021-06-17 16:08:18来源:本站整理作者:本站整理阅读:

先生吴怀奇手稿头像

1980年代的吴怀奇(左)和白守义先生。个人资料图片

著名历史学家、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吴怀奇今年2月4日上午驱车河西。一家人没有举行告别仪式,最后一次也没能送先生。

吴怀奇是安徽省庐江县人。 1938年生于贵州省贵阳市,家境深厚:父亲吴孟复,是著名的古典文学专家。通论、《古书读改法》等译本;其叔马茂元是桐城派孙马其昌之孙,在诗经唐诗研究方面颇有建树。 1961年,从合肥师范大学(现安徽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吴先生被分配到广德中学任教,期间发表学术论文多篇。 1964年报考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研究生,但因故未能入学。直到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他才再次被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录取并入档,得以在师范学院的指导下攻读硕士学位。白守义。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吴怀奇围绕中国历史思想史努力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果。着有《郑樵批判》、《宋代思想史》、《中国史学史》、《变迁史研究》、《二十世纪史学理论与史学》等著作。其他专着,主编《中国史学思想通史》10卷、《中国史学思想通论》6卷、《中国史学思想通论》16卷等学历史,通古今,发表论文200余篇。

其实我不是吴老师的初学者,但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早在1992年秋,我就在杭州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我借来上海的机会,拿着导师仓修良院士的介绍信,冒昧拜访了吴老师,向他请教如何学习历史。吴老师热情接待了我,教会了我很多学习方法。 1993年9月,考入华东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后。在吴泽教授的指导下,我把我的硕士论文的一段题为“张学诚的“古人必饶”论在史学批评史上的价值”寄给了吴泽老师主编的《史学研究》杂志。张。丈夫看完后觉得有一些优点,于是在1994年的第一期杂志上发表,并回信鼓励。

在选择博士论文题目的时候,我曾经想研究王国维的历史思想。看了老公关于王国维的学术论文,我发了一封信征求意见。他在答复中强调:“作为博士论文,视野要更广一些。清初考证要与现代考证相结合,注意异同。”近代中国的经学家也应该和近代日本史的人一样接触。为了软化王氏学术的研究,有必要集中精力学习一些音韵学和释经学的知识。清人已经取得了很多小学说实话,千家考证最有成果的就是音韵等所谓的中学。由此而来。 王高邮兄弟姐妹和皖南戴东元的成就,从学术上来说,是动力音韵、释经联系和辩证思维。”先生毫无保留地向他传授了他的学术方法和感受。我,但后来我觉得自己在音韵写作方面的知识不够,最后没有选择这个话题。此后多年,每当我在学术研究中遇到困难,我会向我丈夫征求意见。我丈夫似乎忙于科学研究,但总是热情地指导我。

先生吴读的书籍广泛,从研究郑乔的历史思想开始,再扩展到清代历史思想和近代历史思想,最终实现了中国历史思想史研究的融合。近代以来,许多西方学者对中国传统历史的研究不够充分,再加上思想上的差异,虽然不得不承认中国是一个历史典籍非常丰富的历史大国,但同时也带着傲慢和偏见,觉得中国没有历史思想。 ,换句话说,中国的历史思想太贫乏了。为了让中国传统史学走向世界,“让世界更了解中国史学”,吴先生非常重视民族史学话语权的建设,坚持从民族史学的特点来研究中国史学。文化,善于从思想史中学习。高度掌握中国史学的民族特色,梳理总结中国传统史学所蕴含的非常丰富的历史思想和实践价值取向。

先生吴有广阔的学术视野。他认为,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正以惊人的速度席卷全球,不仅给世界经济带来巨大冲击,也给包括历史在内的文化带来挑战和机遇。他主张:“在全球化进程中,历史要适应时代,首先要具有广阔的视野,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研究历史,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研究历史思想史。 .”

先生吴非常重视科学技术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在他看来,从司马迁的“天人研究”开始,中国民族史学就注重对自然科学成果的总结,强调要把握人类社会的“天”和“人”的本质,所有的。当代史学家应“打破文理恩怨”,“发扬唐代史家注重阐述自然与人的问题的传统,从高科技的发展中获取营养与智慧”。 ”,更新思维方式,提高研究水平。

先生吴先生一生都在教书育人。 2013年,他在接受中国社科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以“诚实”为准则学习做人,教育中学生注意“性情”的培养。学“老实”就是认真阅读原著,通过杂记积累经验,在此基础上写出好的原创文章;培养“气质”,即培养中学生“易学”“乐学”“智力”,培养读书的自觉性和追求创新的精神。在丈夫的悉心指导下学历史,通古今,一批硕士、博士生先后毕业,成为学术骨干,其中不少已是知名学者。

今年春节前夕,我和吴老师通了电话,约好1月19日下午去看望他。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来到了丈夫家。当时他正在床上休息。他精神很好,但他不记得我是谁。他只是反复要求我留下我的电话号码。我找到了一张纸条,仔细地写了下来。把你的电话给先生。保姆说老公有点糊涂,只要有客人上门,就让客人留下电话号码。没想到半个月后,老公又回到了山上。回想这30年跟着老公的那些旧事,我不能哀悼!

 

标签: 驾鹤西去历史学家 上一篇: 高考志愿填报:史学定义中整合型的社会科学 下一篇: 侯仁之:“中国历史地理”沿革地理为主以至(图)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