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现将智库:美国必须停止从霸权地位思考问题(图)

现将智库:美国必须停止从霸权地位思考问题(图)

时间:2021-11-05 15:02:55来源:本站整理作者:本站整理阅读: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再提出所谓“从大国地位出发”来对付中国。这个方法可行吗?中美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进行对话?

中新社《问东西中美对话》邀请全球化智库(CCG)主席王辉耀与美国前驻华大使罗伊展开对话。这位出生在南京、在成都、上海等地度过青年时代的美国资深外交官认为,美国必须停止从霸权地位上思考。美中应该承担大国责任,不要让政治制度差异阻碍合作。

资料图:芮小建。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实际对话摘录如下:

美国历史趣闻_历史野史趣闻_顶尖历史趣闻

王辉耀:你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您从小就认识中国,多年来一直关注中美关系。您对中美关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何看法?

芮小建:在过去5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认为中国不断增长的财富和实力不会威胁到美国的重要利益。双方的分歧可以通过外交和谈判解决。这已不再是这种情况。

要了解发生了什么,我们首先必须认识到美国历史趣闻,美国和中国都处于影响各自在世界上的地位的根本转变。美国正在努力适应不再是唯一超级大国的国际形势。这不是因为美国实力下降,而是因为其他国家已经上升到大国地位。中国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例子。一个新的多极世界正在出现。美国不愿放弃冷战结束以来的主导地位,接受必要的调整以建立新的平衡也就不足为奇了。同时,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国内社会政治两极分化,损害了其国际形象,而可靠性是我们判断一个大国形象的重要标准。反过来,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获得了作为大国的财富和军事实力。这改变了中国人的心理,也将改变中国人的行为模式,让他们更加自信。这是美中双边关系急剧下滑至半个世纪最低点的两个关键背景因素。

美国历史趣闻_历史野史趣闻_顶尖历史趣闻

事实上,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不符合其东亚盟友的利益。他们不希望看到该地区分裂成中国和美国两大阵营。换句话说,如果美国试图与其东亚盟友合作,他们会发现他们不支持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我认为这将对美国的政策产生深远的影响。

资料图:中国国旗和美国国旗。图片

历史野史趣闻_顶尖历史趣闻_美国历史趣闻

王辉耀:我们希望探讨如何通过对话缓和中美摩擦。备受关注的问题之一是病毒的来源。你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芮小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尤其应该合作,而不是互相争斗。我认为追查病毒的来源非常重要。对于病毒溯源,我们有自己的看法。但基本点是,疫情威胁着世界上每一个国家。如果世界上两个大国不能共同应对共同威胁,就会发生对我们双方都不利的事情。我们需要仔细考虑是什么阻碍了我们在这个重要问题上进行合作。

王辉耀:美国常说,“中国没有与我们合并,没有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但是,中国有自己独特的制度,在抗击疫情方面也有一定优势,不一定要与美国保持一致。从一位前美国驻华大使和一个中国通讯社的角度来看,您如何看待中美的未来?

历史野史趣闻_顶尖历史趣闻_美国历史趣闻

芮小建:如果中国或者美国设定了实现优势地位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新的平衡,因为这会让对方难以接受。东亚必须形成均势,否则我们将继续在战略上相互竞争。这也是我认为以战略竞争为重点是绝对错误的原因之一,因为战略竞争总是集中在军事领域,最终会产生无休止的军备竞赛,资源将被迫从经济发展转向军事发展。我认为美国必须停止从其霸权地位来思考问题。拜登政府提出的“以实力对付中国”的概念是错误的。

必须界定国家利益,不排除和平共处的可能美国历史趣闻,所以我认为中美关系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对中美两国而言,双方不应只从国内车手的角度看世界。他们必须客观地看待世界的外部环境,然后在确保国内支持的同时,制定与其国际环境相适应的外交政策。美国还没有做到这一点。例如,东亚所有国家与中国的贸易都多于与美国的贸易。显然,如果让亚洲国家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他们是不会愿意的,因为他们与中国有着非常重要的利益。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和我们谈论中国的方式不能简单地要求各国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这是制定外交政策的错误方式。

历史野史趣闻_美国历史趣闻_顶尖历史趣闻

1971年7月,周恩来总理会见了秘密访华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新华社发布(资料图)

王辉耀: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在抵达美国并发表讲话时提到,基辛格博士50年前秘密访问中国,敲响了中国的大门。中美关系的大门已经打开,不会关闭。你觉得这怎么样?

芮小建:我觉得基辛格博士50年前的北京之行是很难忘的。因为它表明,当国家利益可以通过合作得到满足时,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差异并不能阻止这种合作。当美国考虑中国时,制度差异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影响了合作,但在符合国家利益的情况下,不应阻止合作。

美国一些势力出于政治体制的不同考虑,想阻止与中国的合作。但我们需要考虑一下。尼克松和基辛格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前就恢复了对华关系,两国政治制度截然不同。如果当今世界对美国和中国作为大国的责任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从基辛格访华中得出结论,两国的责任是合作的需要。我们不应让政治制度的差异阻碍这种合作。所以我认为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访问。从历史上看,它为美中合作创造巨大的共同利益提供了可能。而这些共同的利益,在我看来,

记者:王恩博曾乃

标签: 美国智库中美 上一篇: 新颖角度解读历史人物B站又在“搞事情”(组图) 下一篇: 美籍华裔科学家怒怼中国:美国对中国赶超的害怕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猜你喜欢

看剧学史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最近更新

最新排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