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朝代

科尔沁蒙古和满清皇室为何频繁联姻?满清入关前两者的联姻情况怎么样?

作者:admin2     时间:2020-05-05 08:23:28     来源:互联网    

  历史啦网导读:小编将“科尔沁蒙古和满清皇室为何频繁联姻?满清入关前两者的联姻情况怎么样?”的相关内容都整理在以下内容中!

  今天历史啦小编给大家带来科尔沁蒙古和满清皇室为何频繁联姻?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中古历代皇室,联姻一直都是巩固皇权或加强实力的一种政治手段,这种表现在清一朝最为明显。清与前朝不同,前朝开国者的基础都是在浩大的农民起义力量带动之下,借力逐步崛起。而清的开创者努尔哈赤起家资本仅仅是“十三副遗甲”,力量微弱,之后因为其他小部落的加入,随着战功和威名的提高,力量也逐步壮大起来。其不同之处在于,前朝的开国者在整合各路力量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将其收入麾下,而清之初期创业阶段,则更多是联盟状态,合作性质,各部落仍然有着可能背离努尔哈赤。所以,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强化联盟的稳固,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

  在清入关之前,与各部落皆有联姻,不过其中频次最高、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科尔沁蒙古部落。本文,笔者就着重考察清朝入关之前,科尔沁蒙与满清皇室之间的联姻情况。此两部的联姻,大致分为两个时期:

image.png

  第一个时期:努尔哈赤执政时期。

  科尔沁蒙古这一支领域范围,原位于漠南蒙古东部。其第一代领主为成吉思汗的二弟哈布图哈萨尔。至明洪熙,科尔沁蒙古的领主是奎蒙克塔斯哈喇,他是哈布图哈萨尔的第十四世孙。奎蒙克塔斯哈喇生有二子:长子博第达喇,次子诺扪达喇。此时的科尔沁蒙古分为左右两翼,一共六旗,分别为博第达喇和诺扪达喇二兄弟的后人呈领。

  博第达喇育有9子,其子孙中多为科尔沁蒙古各旗领主,主要是科尔沁蒙古右翼中旗和前旗,以及左翼前、中、后三旗。科尔奇蒙古右翼的后旗领主为诺扪达喇的子孙。

  至明后期,科尔沁蒙古是漠南东部非常有实力的一支,因此在建州女真崛起的时候,不可避免要与之发生征战,而且是最早发生战争的部落。双方在时战时和中,走到了明万历二十一年,这年9月发生了一件大事,扈伦四部之一的叶赫部联合其它女真部和科尔沁部,组成实力很强大的一支联军,史称“九部联军”,共同出兵攻打努尔哈赤统治的建州女真部。但结果如同史上大多数联军一样,联军失败了,而且是惨败。科尔沁部带兵出战的一个首领明安还险些被俘。

  这次战役,对于建州女真而言,是一个发展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它的未来还充满了悬念,因为当时女真部中强大的部落也很多,蒙古部落中也有极其强大的,可谓是群雄并立的状态。但此役之后,群雄落差顿时呈现,建州女真则呈独占鳌头之态势。

  在此情况之下,科尔沁部经过对形势的分析,认为建州女真实力强大,非他部可比,而自己又非敌手,既然不能敌之,不如选择善交。于是,科尔沁部率先派遣使者与建州女真通好,为表诚意,送来了骆驼和马匹作为和好的礼物。

image.png

  建州女真虽然险胜,但是面对强敌环伺,他也需要积极发展自己的盟友,壮大实力,方能保持老大地位,并进一步吞并其它部落。建州女真的掌舵人努尔哈赤很清楚这一点,故此,他非常高兴地接受了科尔沁部的通好之意。并且为进一步强化与科尔沁部的盟交,在1612年,努尔哈赤主动向科尔沁部提出了通婚之意,求婚于科尔沁部明安贝勒之女,明安亲自把女儿和陪嫁之礼送于努尔哈赤。

  这次通婚意义重大,因为这是满族努尔哈赤家族和蒙古贵族第一次通婚,为满蒙日后的进一步联姻通好,开启了序幕。从此至后金九年,这一段时间里,努尔哈赤家族与科尔沁部联姻的,主要是科尔沁部的左翼。左翼分三旗,分别由纳穆赛三子各自呈领,明安是左翼后旗旗主,其余两旗由其两位兄弟呈领,洪果儿(孔果尔)呈领左翼前旗,莽古斯呈领左翼中旗。

  在明安的表率之下,首次通婚两年后,从1614年到1615年,又有两位科尔沁部左翼女子嫁入努尔哈赤家族。

  其一是在1614年,明安之兄莽古斯也把自己的一个女儿亲自送到建州女真,嫁给了努尔哈赤第八个儿子皇太极。这个女子在清朝历史上名气很大,她不仅是满清一朝第一位皇后,还是第一位母后皇太后,当然也是科尔沁部第一位被封为皇后的女子。

image.png

  其二是在1615年,明安之弟孔果尔(洪果儿),也送女嫁给努尔哈赤。

  四年之中,科尔沁部左翼三位呈领,各嫁一女到努尔哈赤家族。双方的联盟稳固之雏形已经显明。不过伴随着科尔沁部不断受到漠南更强大的察哈尔部的侵扰,进一步加快了科尔沁部与建州女真努尔哈赤的友好往来,除了赠送贡物,使得联姻也更频繁,毕竟联姻比骡马更加可靠。

  后金天命八年五月,孔果尔嫁女给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

  后金天命九年二月,明安第四子桑噶尔寨送其女嫁给努尔哈赤第十四子多尔衮。

  后金天命十年二月,莽古斯之子斋桑将其女嫁给皇太极,由吴克善亲自送妹妹到后金,当时还都于辽阳的后金对此非常重视,努尔哈赤率家族子侄福晋出城十里迎亲。此女在满清历史上、甚至整个中古史都名气极大——这位出嫁女,便是顺治帝的福临,也就是以后大名鼎鼎的孝庄皇太后。

image.png

  随着科尔沁部和建州女真的关系日益密切,建州女真也开始有女出嫁科尔沁部。比如天命十一年,科尔沁部之奥巴来后金请婚,因之前努尔哈赤之前曾经许诺将侄孙女——也就是舒尔哈奇之子图伦的女儿,出嫁科尔沁部,史称肫哲公主。此女的出嫁意义也很重大,因为她是努尔哈赤家族第一个出嫁科尔沁蒙古的皇室女子。这也是在努尔哈赤执政时期,满族努尔哈赤家族和科尔沁部蒙古的最后一次联姻,因为此次联姻两个月之后努尔哈赤病故,其子皇太极继位。

  第二个时期:皇太极执政时期。

  皇太极执政时期,后金与科尔沁蒙古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初期,情况略有复杂,原因有两点:

  其一是在努尔哈赤死前在对明的几场战争,皆以失败告终;

  其二是察哈尔作为最强的一支蒙古部落,趁机发动对建州女真的战争。

  在这样的背景下,建州女真方面,只好多次与明议和,目的是怕遭受明和察哈尔的联合攻击,从而导致腹背受敌。

  但这样的情况,也有对建州女真有利的一面。原因是作为最强的蒙古部落察哈尔的强大,对于其它诸多部落却多有不利,故此使得诸多蒙古部落纷纷依附后金。后金为了巩固自己的力量,当然乐意接受来依附的部落。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之前已经与后金结好的部落科尔沁部,自然也更进一步加强盟友关系,以对抗察哈尔部的侵扰。

image.png

  于是,科尔沁部和后金的联姻在皇太极当政时期,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主要是双方联姻更频繁、联姻方式也有所改变、通过联姻实现的关系亲近程度也进一步加强。天命十一年,皇太极继位三月之后,便将岳托之女许配斋桑之子满珠习礼。天聪二年正月,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礼之后的第二个月,又定了一桩娃娃亲,代善3岁的第五女许给了布塔齐的儿子多尔济(11年后完婚)。数月之后,布塔齐又将一女嫁给代善的儿子瓦克达。到同年9月,科尔沁部噶汗又将明安送嫁皇太极之弟多铎为妻。接着是天聪三年9月,奥巴族叔图又送嫁一女为代善之妻。

  在科尔沁部的首领奥巴去世后,科尔沁部与后金的交往更加密切。尤其是科尔沁部左翼与后金的高级别的联姻。在这些联姻中,甚至在强化和稳固科尔沁部与后金关系的过程中,有两个女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们就是“科尔沁二妃”。大妃是莽古斯的妻子(孝端文皇后的生母),小妃是莽古斯的儿媳——斋桑之妻(庄妃生母)。这二位都是后金首领皇太极的岳母。

  天聪七年,这二位岳母率领子女等人,来到后金走亲戚,皇太极非常隆重地接待了她们。她们的到来,表面是走亲戚,实际是进行双方外交。这次,她们直接促成了两桩婚事:其一是将一女嫁给多铎;其二是向皇太极求婚,使皇太极的女儿马喀塔嫁到科尔沁部去,皇太极有五女,最后经过双方磋商,皇太极答应将自己的第四女儿雅图(5岁)嫁给吴克善之子弼尔塔哈尔,7年后履行了婚约。

  科尔沁二妃此行,除了直接促成两桩婚事之外,还间接促成了两桩婚事:其一是随行的奇塔特,因得到皇太极的欣赏,5年后,皇太极主动将自己的第三女端靖公主嫁给了他。其二是随行的卓尔济台吉,在天聪七年九月,皇太极把兄长阿巴泰的女儿嫁其为妻。

  此外,在天聪七年,科尔沁部与后金还完成了两桩联姻:一件是科尔沁部右翼贝勒图美的儿子喇嘛什希的女儿嫁给了多尔衮;一件是翁诺伊的女儿嫁给正蓝旗旗主德格类。

  在科尔沁二妃的积极努力下,在之后的数年中,联姻依然不断。天聪八年,庄妃的姐姐也嫁给皇太极。天聪九年十月,科尔沁大妃将自己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多尔衮。经过数次联姻,科尔沁大妃的地位更加尊贵,不仅是后金大汗皇太极的岳母,而且还是八旗两大旗主多尔衮和多铎的岳母。

  因为科尔沁部与后金频繁的联姻,促使其盟交关系及其稳固和深厚,至天聪十年皇太极称帝分封的时候,蒙古各部共封王9人,而科尔沁部蒙古一部就有5人封王,占据了一大半。此外皇太极称帝之时,后宫规制为五宫之妃,而三位都是出自科尔沁部。无论从封王还是封妃,科尔沁部的特殊性和格外恩宠地位都格外突出。

  根据史料的统计,皇太极在位17年里,科尔沁二妃来到后金共计10次,其中皇太极称帝后为6次,而这六次中有三次到来都跟联姻有关。据统计,崇德一朝,科尔沁部与满清皇室还有七次比较重要的联姻:

  其一是崇德元年,科尔沁部左后旗栋果儿之女嫁皇太极之子豪格。

  其二是崇德三年,科尔沁部左前旗孔果尔之子巴敦娶成亲王岳托之女。

  其三是崇德四年,吴克善之女嫁阿济格之子傅勒赫。

  其四是崇德五年,栋果儿五弟巴特玛娶努尔哈赤之孙嘎布喇的女儿。

  其五是崇德七年,栋果儿之女嫁代善的孙子勒克德浑。

  其六崇德七年,布塔齐之子诺尔布娶济尔哈朗之女。

  其七是崇德八年,栋果儿四弟桑噶尔寨之女嫁代善之子祜塞。

  结语:总的来看科尔沁部与满清入关前的联姻情况,双方从一开始的为了各自部落的利益进行联姻,到之后关系稳固之后,逐步形成了联姻之传统。据统计,在入关之前,满清皇室与蒙古各部一共联姻84次,而与科尔沁部的联姻就达33次之多,占据了满蒙联姻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九,对于清朝的历史具有深远影响,尤其是其中颇具政治家才干的孝庄太后在以后将为清朝的发展做出极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