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历史啦!微信公众号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图】

时间:2019-11-26 09:39:55编辑:zl001

原标题:"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图】"的相关资料分享。 - 来源:历史啦- 编辑:coco!

当得知前来支援的奥地利军队在罗布西茨战役中落败之后,被围困的萨克森军队就直接缴械投降了。1756年的战局最终以普鲁士占领萨克森而宣告结束。当1757年的春季来临,冰雪融化,交通恢复正常之后,腓特烈就立即率领军队开始向波西米亚的首付布拉格开始进军了。攻占布拉格不仅可以使普军获得向南进攻的据点,同时也阻断了奥军向北进攻的路线,同时使在波西米亚的奥军陷入补给困难。攻占布拉格就打开了进攻维也纳的大门。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为了阻止普军占领这个战略要地,奥地利的皮克洛米尼公爵派出柯尼席格伯爵指挥两万五千余的兵力,前往布拉格与布劳恩的大军会和,阻挡普鲁士军的前锋。普军的前卫部队指挥官,是在上次战役中表现优异的斐迪南·冯·不伦瑞克亲王。他率领着一个拥有约16000人兵力的军团,在前往布拉格的途中,发现急行军中柯尼席格所指挥的奥地利部队分散且混乱。于是他派出骑兵队找到了柯尼席格的本队,在1757年4月21日以集中部队在莱亨堡突然袭击了不设防的奥军,,仅付出很小的伤亡便消灭了柯尼席格的本队,其余的部队在失去指挥后陷入混乱并被各个击破的,很快这支两万五千人的部队稀里糊涂的被消灭了。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斐迪南亲王在消灭了这支奥地利援军之后,为普军进攻布拉格打开了道路。1756年开战时分为四路进军的普鲁士部队,按照当初预订的战略计划,十万大军以分进合击之势会和于布拉格城下。5月1日,不伦瑞克亲王的前卫军团与施维林元帅的东部军团会师,由利奥波德一世亲王之子,莫里茨(安哈尔特-德绍)亲王所指挥的侧翼军团也和腓特烈的本队会和。普鲁士军兵临布拉格城下。

此时奥地利军也在马不停蹄的赶往布拉格。在罗布西茨战役中,虽然失去儿子和三千将士,但仍沉着应战保住九成战力的冯·布劳恩,率领军队极为小心地避开普鲁士主力,并且终于在普鲁士主力抵达布拉格之前,于5月3日抢先进入该城。同时,奥地利的卡尔·冯·洛林亲王从维也纳率领四万名主力部队赶来与冯·布劳恩会合。如此一来,奥地利守军的数目便上升到了六万五千名左右。

在撤退途中见到普鲁士军仍在分进合击过程中,布劳恩元帅建议,应该趁普鲁士军在两翼各五万人聚拢之前,先以这支六万五千之众优势兵力进攻其中一部,击败施维林军团或腓特烈军团。屡次败给腓特烈的卡尔亲王反对这种作法,他主张以保险且安全的方式死守布拉格,等待到柯尼席格将军的两万五千人(此时奥军还不知道柯尼席格军团已经被消灭),道恩将军的四万四千人前来与他会合为上。这样奥军就可以取得总兵力上的优势。地位低人一等的冯·布劳恩服了从这个决定,开始着手防御备战。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主持修建防御工事的冯·布劳恩在布拉格城东侧、维尔他瓦河畔的杰士卡山与城东南方的塔博尔山上,兴建起了坚固的防御据点。这里正是两百年前,扬·杰士卡将军率领胡斯党徒布下车阵,击败帝国骑兵冲锋的历史战场,此地可以俯视整个战场。

另一边,腓特烈召集施维林、齐腾、不伦瑞克亲王、莫里兹等诸位将领,于作战前夜召开最后的作战会议。普军根据先前的侦查分析,奥地利军应会于要塞化的杰士卡山外围,设下重兵防御,从正面强行渡河无疑是找死。

但是,在维尔他瓦河南侧,有一段干涸的河床,可以从此处迂回渡河占领塔博尔山之后攻上高地,一举消灭奥军。为了确保切断奥军的退路,将派遣一支别动军团赶往布拉格城的西方,从背后切断奥军的补给路线和通往维也纳的撤退路线。腓特烈所选择的将领,是弗朗西斯·爱德华·詹姆士·凯斯。

为了吸引奥地利部队的注意,普军的主力将放在正面的左翼上,尝试从这段干河床渡过维尔他瓦河,正面进攻杰士卡山上据守的奥军。这个任务由老练的元帅施维林负责。1757年5月6日,普鲁士大军出现在维尔他瓦河畔的普洛塞克高地之上,布拉格会战正式爆发。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早上七点钟,施维林将四十门大炮从树林中推出来,开始以强大的火力压制和对面的奥地利守军,有条不紊的部署渡河作战。为了应对塔博尔山方向的施维林军团,冯·布劳恩公爵调动了六个步兵团共约12000人,紧急增强塔博尔山防御阵地。

双方在进行火炮对射约两个小时之后,奥地利军因补给不畅,已经用掉了大半的弹药,卡尔亲王于是下令各部队没有他的命令不得擅自开火,务必节约弹药。施维林元帅见到奥地利军火力明显减弱,认为时机已到,于是下令汉斯·卡尔·冯·温特菲德(HansKarl von Winterfeldt)将军率领三个步兵团,在炮兵火力掩护下通过干河床。

然而,当普鲁士的步兵一踏入所谓的“干河床”时,却发现情况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这块宽约120公尺的河床,事实上因为数日前的大雨而成为了烂泥地;虽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一踩下去就拔不起来了。渡河的普鲁士军顿时陷入了动弹不得境地。见到这么好的机会,冯·布劳恩便下令奥军的所有炮兵和步兵集中火力往河床上的普军展射击。温特菲德将军尝试让部队行动起来,怎奈淤泥太深根本快不起来。就在此时,温特菲德的小腿挨了一发子弹而倒在泥沼中,他的副官们赶紧冲过来把他从烂泥浆里拖回岸上。在丧失了指挥官之后,毫无掩护地暴露在奥军火力下的普鲁士部队丢下他们的旗帜开始溃散,见到这种情况的施维林于是立刻跳下马,跑到溃散的普鲁士军之中,立起战旗并尝试让他的士兵恢复秩序。就在这时,一枚炮弹飞来,将这位73岁的老元帅炸成碎片。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失去施维林的指挥后,左翼普鲁士军开始动摇。对此感到疑惑与愤怒的腓特烈亲自赶往左翼后,才得知了施维林阵亡的消息,并一度为此痛哭失声。此时,发现到普鲁士军陷入动摇的冯·布劳恩立马发动了一次反击,指挥东南方的两万奥地利军向对岸前进,反攻普鲁士军阵地,希望能占领一直将他们压制住的炮兵阵地。然而,亲率部队通过泥沼地带的冯·布劳恩将军也因为身陷其中而遭到炮弹碎片炸成重伤,被抬回布拉格城中,不久也重伤不治。

趁着奥地利军陷入混乱的时机,从悲痛中恢复过来的腓特烈,发现奥地利军因为右翼过度延伸,中部阵线空虚。腓特烈下令齐腾接掌普军左翼的指挥、并命令不伦瑞克亲王指挥的普军正面主力,对奥地利军的中央发动全面攻击。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约两万两千名普军步兵一口气灌入空虚的奥军战线中央,迫使卡尔亲王投入了所有的预备队迎击,这就给左翼的齐藤提供了机会。在中午过后不久,齐腾指挥的普军龙骑兵在战场南方远处的干河床上洒下干草,悄悄地渡过了维尔他瓦河。很快,这支约七千人的骑兵忽然出现在奥地利军的侧翼,经过一阵猛烈的攻击后,夺取了坚固的塔博尔山堡垒。

为了阻止普鲁士通过南侧的河床投入更多兵力攻击,奥地利军紧急回防,于是双方在整个下午就围绕着这块泥泞的河床交战,伤亡持续攀升。下午三点左右,凯斯将军指挥的三万名普军迂回到了布拉格城的南门外,得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后,卡尔亲王决定放弃南翼的冯·布劳恩军团,退回布拉格城里死守。于是,奥地利军抛弃他们的火炮与阵地,快速的退入布拉格城内。那些被抛弃在河对岸的奥地利残兵于是在主帅放弃他们之后,也很快的丧失了斗志而瓦解。这场战役最终以普鲁士的惨胜而结束。

七年战争中的布拉格战役是怎样的?为何腓特烈惨胜?

这场腓特烈为数不多的具有兵力优势的战斗,最后却以惨烈的胜利收场。普奥双方都伤亡都在15000人左右,其中奥地利因为有将近10000名冯·布劳恩军团的官兵被困在城外而投降,因此奥军实际损失了25000人和所有的火炮。

虽然普军拥有优势兵力,但是实际凯斯将军率领的迂回部队并没有参加战斗,所以正面战场普军对奥军并没有太多的优势,加之奥军拥有居高临下的牢固阵地,普军实际上是处于不利位置的。如果凯斯将军的别动队如当初所预定的计划准时来到奥军背后,以及齐腾的迂回袭击,恐怕此役会令普鲁士付出更大代价。

但对于小国普鲁士来说,这一万五千人的损失不是能够像奥地利一样轻易得到补充。更重要的是,腓特烈在这一场会战中失去了他亦师亦友的老部下─施维林元帅。思维林元帅的阵亡,对腓特烈来说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

现在腓特烈无法再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布拉格,也没有时间为施维林元帅悲伤,因为前方送来情报,利奥波德·约瑟夫·道恩伯爵所指挥的四万四千名奥地利军离布拉格已经不远了。腓特烈于是决定留下五万普军包围布拉格,亲率三万五千名的直属军团主力前往迎击这支奥地利援军。